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倒闭跑路 >> 内容

弘昌创投老板叶立新畏罪潜逃国外

时间:2016/4/4 18:27:52 点击:9193

浙江省温州市霞坊村党支部书记叶立新在南白象街道党工委书记王珧珽的同流合污和包庇之下,操控村级换届选举、包养情妇、嫖娼赌博、超生乱生、违章建筑、涉黑涉恶、欺压殴打群众、独揽独包工程项目、侵贪村集体资产等违法违纪的犯罪事实。
一、在村级换届选举中,通过黑恶势力对正直党员进行威逼恐吓,如果谁投票不选他,就威胁要打谁的家人,或拆谁家的违章建筑,或搞垮谁的企业等等,利用各种卑鄙恶劣手段去年再次低票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并操控村委会换届选举。该厮勾结黑社会人员拉帮结派,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在他进入村两委班子的16年来,快速发展党羽加入共产党,十多年来入党的都是他的爪牙,群众的反响极其恶劣,地方上正直有威信的人入不了党,入党的都是些为虎作伥的流氓地痞。有些党员因工作原因党籍回迁到本村的,他就不同意其迁入村党支部,怕影响到自己对整个党支部的掌控,把他们的党籍都放在社区党支部,这些党员多次向南白象街道党工委反映要求把党籍落实到霞坊村党支部,南白象街道党工委与该厮串通一气,听该厮的指挥,根本不把党员反映的事实当一回事,现在霞坊村共产党就是他个人的党,街道党工委也是该厮一个人说了算。要求党籍迁回到村里的有王届清、陈茫茫、陈思思、林雪嫦、张茫茫等12位党员,强烈要求上级领导来查证,落实该12位党员的党籍,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二、2011年以来,村里流传着一句民谣“书记不上班,村长坐牢房”,该厮长期以来都没有上班,村民向找他办事比登天还难。毕竟霞坊是个大村,总人口有3000多人,村里的日常事务就很多,平时村民有很多事情需要到村里办理,可是就找不到人,(该厮长期以来都在市里混)。根本就不管群众死活,不把群众当回事,我们霞坊村的村民真是命苦啊,多次向街道党工委反映,都如石沉大海,该厮在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兆珽的包庇下无法无天,公然嚣张道:老子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谁也管不了我。强烈要求上级领导来村里查看村委会门口的监控录像记录,就知道他这么多年以来到村里上过几次班。
三、该厮常年在外嫖娼赌博,感染了淋病和梅毒,传染给他老婆,导致他老婆经化疗后丧失生育能力(可以查证医疗记录和体检记录)。在外面包养情妇3个,并都生育了孩子。他自己领养的女儿其实就是他跟情妇所生的,另外他妹妹叶晓洁领养的男孩子也是他和另一个情妇所生,还有一个孩子现在还在情妇那里寄养。这厮的嫖娼赌博、包养情妇和乱生超生的案件在村里影响极坏,群众多次向街道党工委反映都没人理,强烈要求有关部门给他和收养的孩子做亲子鉴定,依法对他进行处理。
四、该厮的违章建筑一万多平方米,(霞坊村涨家池出租给王新槐鞋底厂7000平方米,涨家池的厂房1700平方米[陈德荣书记调离温州前最后一次拆违拆了剩下的一半],老的霞坊小学违章翻建6000平方米,霞金路3号的三间三层房屋1100平方米),在街道党工委王兆珽书记的庇护下,违章建筑用别人的名字顶上,市政府这几年来的“六必拆,六先拆”,“两无三化”的重拳拆违行动中,他的违章建筑依然屹立不动,拆来拆去都是地方上老实人的违章建筑,在街道党工委丧失天理和公平的领导下,村里民怨滔天。
五、在任职期间该厮独霸村里的所有工程项目,这16年来村里的工程项目累计约5亿多元(瓯海经济开发区在霞坊村范围内的企业厂房建造工程、南白象中心小学建造工程、珊溪水库移民安置房建造工程、霞坊村办公楼建造工程、霞坊北路建造工程、霞坊菜场建造工程等等),该厮以他爪牙的名义承包工程,工程结算价格自己说了算,利用职权中饱私囊、坐地分赃、横行乡里、行事野蛮、劣迹斑斑。村里敢于直言的村民看不下去他的所作所为,因指责他的不端行为而被殴打的村民共计23位,视村民为无物,群众都敢怒不敢言,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上访,都被该厮打通关节摆平,结果都不了了之。村民是有冤无处申,严重破坏了党群关系,使群众对共产党失去信心,对政府缺失信任。强烈要求查证派出所接案记录和信访局上访记录。
六、这厮利用手中的权利和村支书的身份,非法集资3个多亿发放高利贷,(集资受害人有王兆珽400万元、彭朝辉50万元、郑祥政1500万元、黄金洪300万元、叶洪生150万元、叶建克100万元、叶信明220万元、陈进权200万元、陈利众500万元、李育林1500万元等等,都可以调查的,就怕个别领导不敢承认),2010年以来多次去澳门豪赌,(可以查证出入境记录),输巨款一亿多元,现在负债累累,2014年4月19日,因集资受害人向这厮讨债800万元而被殴打致伤,受害人的脚被该厮和他爪牙打断,按照刑法应该要判刑的,该厮买通检察院和公安部门的有关人员,最后仅仅被五马派出所行政拘留11天就释放。强烈要求对该案件重新进行审查,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七、2001年,泰顺人夏盛明等人来霞坊村委会购买20间地基,总金额100万元,后因政策变化原因,农村宅基地不再审批。夏盛明等人到村委会找该厮要求把地基转换成三产指标或者购买款100万元退还,该厮表面不答应,暗地里却授意给夏盛明等人去法院上诉。2009年通过法院庭外调解的方式,霞坊村委会赔偿540万元给夏盛明等人,该厮收受分赃好处费300万元。强烈要求检察院对夏盛明等人进行调查取证,追回该厮非法所得的300万元。
八、南湖村的二产安置落实在我们村里,2011年南湖村二产动工建设时,该厮要求对方先交进场费200万元,否则就以拦路、破坏、威胁等手段阻挠工程的施工。后来南湖村村民没有办法,只好给了该厮200万元的进场费,工程才得以进场开工。该厮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知道收进场费是触犯法律的,要受到法律制裁的。指使手下爪牙绰号“扫帚脚”的刑满释放人员,同建筑施工单位一起与南湖村二产建设委员会签订建筑施工合同,然后把该工程的份额转让给施工单位,得到转让费200万元,这样200万元的进场费就拿得名正言顺了。强烈要求检察院对南湖村二产建设委员会和施工承包单位进行调查取证,打击这种涉黑涉恶的犯罪分子。
九、 2010年温州市政府划拨4000多平方米的三产指标给霞坊村的被征地村民,用于解决珊溪水库移民征地历史遗留问题。霞坊村委会按每亩31平方米分到户,但是该厮提出条件:每亩要抽2㎡三产指标给他的爪牙张朝浩等四人,否则这三产指标就不给征地户,并且征地户在领取每亩31平方米三产指标的时候,还要写下自愿赠送2㎡/亩的三产指标给张朝浩等四人的赠与书。大家迫于该厮的淫威之下,毕竟他是我们地方上的黑社会老大,为了把三产指标拿到手,没办法只好签订赠与书,实际到手的三产指标每亩只有29平方米。移民生产用地142多亩,该厮剥削征地户所谓自愿赠与的三产指标共计283多平方米,按当时的市场价值约350多万元。希望上级有关部门领导百忙之中抽空到我们霞坊村进行调查取证,村委会财务账目上有我们征地户每亩31平方米三产指标的领取签字,和非常荒唐的自愿赠与书,领导可以根据征地名单找我们征地户谈话按实调查。
十、南白象中学和霞坊小学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建造,总占地面积42亩,因当时没有办理建设审批手续,所以没有三产指标返回。2005年,我们被征地村民向上级部门反映要求落实三产安置,2007年温州市政府特批3300平方米的三产指标用于解决两所学校征地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被征地户每亩拿到三产指标50平方米,剩余的1200平方米三产指标被该厮的爪牙张朝浩等四人拿走500平方米(名义上这500平方米的三产指标拿去当打官司的费用,实际上是被该厮拿走卖掉了,当时的市场价值600多万元)。强烈要求上级领导到村委会核查三产指标台账,为我们村集体追回这500平方米的三产指标,使我们村的集体资产不至于流失。
该厮在村里担任村干部的16年来,丧尽天良,作恶多端,比如瓯海经济开发区霞坊村范围内的企业建筑施工收取进场费,每家企业收50万到100万元不等,中梁集团对霞坊村范围内的道路、榕树等补偿费600万元都落入该厮的口袋,种种恶行就不一一例举,希望上级领导能体恤民情,照实调查取证。综上述的恶劣犯罪行径,试问这样犯罪分子有什么资格当一名共产党员?当一名党支部书记?借这次党的路线教育活动的机会,党和政府对犯罪腐败分子打击力度不断加大,我们相信党和政府会老虎苍蝇一起打。该厮的种种犯罪行为,我们向街道党工委反映过无数次,但街道党工委对我们所反映的事实置之不理,反而指责我们无理取闹。强烈要求上级领导对我们所反映的事实进行调查,并主持公道,对南白象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兆珽的不义行为进行处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纠正南白象街道党工委与犯罪分子同流合污、办事不公、任人唯黑、欺压百姓的黑暗现象。根据法律和党纪对该厮的非法集资罪、涉黑涉恶罪、故意伤害罪、侵贪村集体资产罪等犯罪事实做出公正严肃审判,并从党员队伍中将其剔除,以平民愤。推翻压在我们霞坊村村民头上的这座大山,使我们不再受剥削,不再受逼迫,不再受欺压,严厉打击犯罪分子,还霞坊村一个朗朗乾坤,我们全体村民感激涕零!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2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 网贷经典(www.p2pjd.com) © 201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无关 沪ICP备16042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