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平台曝光台 >> 内容

酷骑单车已经出了问题,诚信贷还会远吗?

时间:2017/10/9 16:28:47 点击:439

当破损的单车堆积如山,当共享单车从「公益」变成了「公害」,共享单车的热潮就像那撞击堤坝的海潮,一瞬间戛然而止。

巴菲特曾留下过这么一句名言:「只有在突然退潮的时候,你才知道谁在裸泳。」而现在,共享单车的裸泳者们也已经向世人展览着他们的困窘,其中就包括曾经「闪耀一时」的酷骑单车。

今年6月,酷骑单车因发布兼具「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两大风口的「土豪金」新款黄金单车而备受市场关注,一时间势头很猛,在行业内的排名也一度攀升至第三。

但是好景不长,8月底,全国多地用户反映酷骑共享单车押金难退,有用户称,申请退押金后20多天后都还没有收到退款。一开始,酷骑单车还表示只是技术问题,「酷骑APP上线了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导致部分用户退押金迟缓」。但此后押金事件愈演愈烈,9月底,酷骑单车总部被千名用户堵门排队索要押金。酷骑单车团队还为此罢免了他们的CEO高唯伟。

不过这位前CEO高唯伟还在9月29日对澎湃新闻的记者称,酷骑已经与收购方签订了协议,「四川的一个集团公司,已经同意全面收购酷骑。他们以10亿元的价格,接手了酷骑之前累计投入的价值9亿多元的资产,其中包括140万辆车,并将负责处理好酷骑后续押金退款事宜。」

由于遇上了国庆长假,酷骑单车的收购并没有什么最新进展,具体的收购方也并未透露。但种种迹象表明,酷骑单车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根据浙江地方媒体「1818黄金眼」的报道,酷骑单车杭州分公司在九月底就已经人去楼空,而且公司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

根据某酷骑单车离职员工的爆料,酷骑单车押金难退不只是技术问题,其背后存在与P2P公司诚信贷共享财务、用加盟模式试图聚拢资金、盲目投放后期成本不足导致持续亏损等问题。

对于酷骑单车的未来,我表示并不乐观。根据酷骑单车的公告,目前尚有尚有150万用户尚未要求退还押金,这也就意味着,酷骑单车还「欠」着用户押金共计4亿4700万元。而从各方信息来看,酷骑单车的账上已经没多少钱了,还款压力非常大。所以我非常好奇,酷骑单车的巨额押金究竟去哪了?

根据酷骑提供的数据,酷骑单车的用户已经突破300万,每位用户押金为298元,这笔资金的总额已经接近10亿元。如果我们把这个数字结合高唯伟对外所说的「酷骑单车9亿多元资产」进行比较,我突然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酷骑单车的运营主体为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分别是张夫芝和毕言,注册资本高达10亿元。

(酷骑单车的工商资料)

但大家千万不要认为酷骑单车实力雄厚,从酷骑单车2016年年报可以看到,10亿元只是认缴资本,实缴资本只有张夫芝的2650万元。相较于公司在共享单车上的巨额投入,2650万元基本上就是杯水车薪。虽然实缴资本不代表公司只有这么些钱,但却能从另外一个侧面凸显酷骑单车从一开始就不宽裕。

而目前它的押金危机更是说明,10亿押金并没有「专款专用」,而是被挪用到了公司的运营上。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酷骑单车目前9亿多的资产中有多少来自用户的押金!

我来为大家简单算一笔账:在收入方面,由于酷骑单车截至目前没有融资,所以收入只有两位股东——张夫芝、毕言——的投入,目前来看可能只有2650万元,另外的收入就是用户的押金,总计接近10亿元;在支出方面,既包括9亿多的资产,以及成立接近一年时间的运营成本和人员工资,还有4亿多的待还押金。

这样看来,酷骑单车至少还有3亿多的来源不明的资金在酷骑单车的运营过程中被消耗掉了,那么这些钱都从哪里来的呢?

土豪高唯伟?

根据酷骑单车离职人员的爆料,酷骑单车的前CEO高唯伟同时还是P2P平台诚信贷的CEO,虽然酷骑单车和诚信贷对外宣称是独立办公,但事实上两家都在通州万达30层办公,而且共享财物,酷骑单车的所有财物技术人员都在诚信贷的办公室办公。经记者证实,通州万达广场B座30层只有诚信贷和酷骑单车两家公司在办公。而且根据现场办公人员证实,该层物业为高唯伟所有。

(高唯伟)

从工商资料上来看,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的确非常接近。但是在此前高唯伟今年6月在黄金单车刷屏之后对澎湃新闻表示:「酷骑和诚信贷都是由我创办,是独立运营的公司,目前没有任何的关联交易和业务往来。」也就是在这篇报道中,经过澎湃新闻的证实,酷骑单车的大股东和唯一出资人张夫芝是为高唯伟代持股份。

(相关报道)

而诚信贷的运营主体北京信诚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高大伟高度疑似高唯伟。八阿哥怀疑,高唯伟有两个名字:高大伟和高唯伟。

根据相关报道,今年31岁的高唯伟只有初中学历,但创业经验丰富,从2006年的联通、移动校园卡及商旅卡的代理和销售,2007年创办生活信息门户网站及在线客服系统,2010年商创办悦购伟业,2014年创办诚信贷,2016年成立梦想家国际创投,并在下半年进入共享单车领域。

根据高唯伟的描述,投入共享单车项目的钱来自于他前期创业积累以及其他股东出资,「我从2006年开始,白手起家打拼了12年,有了一定的创业积累。此外,我投资也有一定收获,投资的游戏公司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后,我获得了500倍的收益。」

现在无法证实高唯伟究竟在过去赚了多少钱,但目前来看,高唯伟关于酷骑单车与诚信贷之间关系的描述与离职员工的说法存在极大差别。大家自行选择究竟相信哪一方。

写到这里,我突然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张夫芝是酷骑单车的大股东(掌握80%的股权)和唯一出资人,但张夫芝是替高唯伟代持股份,高唯伟不只是酷骑单车的CEO和创始人,更是大股东,在公司决策方面应该是一言九鼎,他人无法掣肘。只要他自己不同意,根本没人能够解除他的CEO职务。那么现在高唯伟被解除CEO职务岂不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至于说真实目的是否是为了甩锅,目前还不得而知。

我在看了很多高唯伟的采访之后感觉,这位高总说法「跑火车」的能力很强,不太可信。所以我对酷骑单车的押金事件并不是很乐观。

信息不透明的诚信贷

终于回到了我们今天的主角——诚信贷。虽然在标榜自己「视诚信为生命」,但诚信贷在信息披露这一方面并没有做得很到位。

诚信贷上的借款项目基本上都是「房抵」项目,借款主体基本上是企业,以个人房产做抵押,借款金额巨大。比如说我随机点击的一个项目:「房屋市值2116.8万元,借款金额为1400万,抵押率为66.1%」。这笔借款被诚信贷拆成了20多期,以规避监管对于大额标的的限制。

在「项目风控」一栏中,诚信贷详细拍照上传了房产证的照片;但是如果我们点击「标的详情」,诚信贷只是透露了企业的经营范围,没有贴上任何图片证据。仅凭诚信贷提供的信息,我们无法确定借款企业的真实身份。

大额、拆标、信息不透明……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诚信贷的资金究竟去向了何方?

此外,高唯伟在2016年3月对海尔无线投资了3000万(工商变更没有相应的记录),高唯伟名下的梦想家国际床头柜也投资了一家共享雨伞公司千万元人民币。我现在也想问问诚信贷,平台的资金有没有去向这些项目?

根据爆料,酷骑单车与诚信贷之间共用财务,这也就意味着,两家公司在资金上有可能是互通往来的。酷骑单车现在的窘境已经充分凸显两家公司可能存在的共同困境。

我们都知道,危机是具有传播性。我们很难想象,酷骑单车出现这么大问题,诚信贷还能独善其身。我觉得诚信贷目前面临两个非常核心的问题。

一个是是否存在资金挪用的问题。共享单车是一个烧钱的项目。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和公开资料,酷骑单车没有拿到外部融资。其股东为两个自然人,张夫芝和毕言,这两个人均来自诚信贷,据媒体报道实际控制人为高唯伟,张夫芝持有的酷骑单车80%的股份为代持有。

酷奇的模式分为直营和加盟两种模式,其中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均采用直营模式,这一块资金投入巨大,也是酷骑单车产生数亿元缺口的重要原因。

酷骑前前后后烧了那么多钱,这些钱从哪儿来,会不会挪用诚信贷平台的用户资金?我觉得嫌疑很大,需要诚信贷方面予以说明。

另一个是酷骑单车的倒闭,是否会对诚信贷的投资人的信心造成影响,特别是通过酷骑单车来投资诚信贷的投资人。

试想下,如果你通过酷骑单车了解到诚信贷,然后酷骑遇到如此困境,势必影响你对于诚信贷的投资信息。一旦出现大面积的投资者信心问题,诚信贷将会遭到挤兑,这一点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来说,是致命的。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诚信贷已经连续6天资金净流出了,时间基本和酷骑单车出负面的时间吻合。

希望高唯伟能够处理好酷骑单车这个烂摊子,减少给投资人带来的伤害。这个时候,诚信贷的投资者一定要慎之又慎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 网贷经典(www.p2pjd.com) © 201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无关 沪ICP备16042759号